学校没女足?这姑娘在男足里做队长

在天津南开大学,有一个姑娘,格外“与众不同”。

她叫普布志玛,年方19岁,来自西藏拉萨。

她也是学院男子足球队里,前锋兼队长。

01

2019年南开大学足球“新生杯”,揭幕战即将打响。

裁判呼喊着:“旅院队长在吗?”

当时作为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的新生,以及球队的队长,普布志玛应了一句。

裁判看了看这个身高只有1米6的小姑娘,诧异了一下,随后表示由于性别原因,她将无法登场。

这不仅是出于性别考虑,也是担忧男球员会因为保护女球员而有所避让,进而影响比赛结果。

当时的普布志玛很是低落,但为了比赛顺利进行,她还是坐在了板凳席上。

赛后她立刻提出,在学校比赛的竞赛规则中并没有对性别作出限制,为什么她不能参赛?

很快,校足协与各领队都听说了这个“任性”的女孩,在第二场小组赛前进行投票。

最终,普布志玛的意愿获得了高票赞同,大家对她的足球精神深表钦佩。

也许你会好奇,一个女孩子,居然要参加男足,还做了队长,这是不是只是玩票?

但志玛的队友、来自新疆的达吾列,却对这名队长心服口服。

他说,最初队员们是出于“关爱”,提议志玛当队长。结果一开始训练,志玛的“马赛回旋”就镇住了大家,大家后来干脆给这个动作改名为“志玛回旋”。

虽然普布志玛身材娇小,但一旦做起队长,却颇有领袖风范。

无论是在组织男队员训练的时候,还是指出动作问题时,她都毫不含糊。

用达吾列的话说:“我们男生训练可能就像玩儿一样,练基本动作有时会很散漫。但志玛不会,她会认认真真把基本练习做完,还会督促我们。”

02

事实上,这并不是普布志玛第一次饰演“足球花木兰”。

在初三时,她就曾尝试在校内组织一场女足比赛,可参与人数屈指可数,只好放弃。

不久后,普布志玛毅然决然地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场男足比赛,十几分钟的上场时间,她表现惊艳,还打入了一球。

此后,拉萨一中的男足队里便时常出现一个娇小却又灵动的身影。

不过她也坦言,有些男生出于“关爱”的心理,在球场上处处谦让,以看戏的姿态与她比赛。

“要是你喜欢踢足球的话,你就会知道,如果他们刻意让你,会让你很难过。我就想好好踢一场比赛,能够得到对手的尊重——对方把你当成一个真正的对手。”

除了球场上的“恭谦礼让”,周遭的质疑也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就像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中的母亲所说,让女孩子们去摔跤,村里的该怎么说?

“女孩子就该文静一点,疯疯癫癫地踢足球,像什么样子?”

“受伤划破脸了怎么办,以后就嫁不出去了!”

“你这么做,有考虑过你的父母吗?”

诸如此类的声音,普布志玛已经听了无数次。

她也曾为此困惑感伤,甚至会乘着邻居不在的时候,偷偷溜向球场,以免面对那些奇怪的目光。

但到了球场,她就抛下一切,尽情踢球,挥洒汗水,发现真正的自我。“我明明可以活得特别的快乐,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一些言语或者看法改变自己?”

得知女儿到了大学还在踢足球,普布志玛的父母也从西藏寄了足球鞋。

“他们鼓励我去坚持自己的爱好,活出自己的精彩。在拉萨时,只要他们有时间,都会来看我的比赛。”

在传统印象里,体育被认为是男性主宰的世界,女足与男足在力量与技术上也确实存在差异,有关男女足同工同酬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。

即便有再多的不同,是对于体育的热爱,却没有性别之分。

不过我们也应该意识到,普布志玛之所以一次次参加男足比赛,最大的原因,还是因为缺少女子足球队,让她不得不一次次地做“足球花木兰”。

在普布志玛的影响下,越来越多的女学生加入足球这项运动,拉萨一中为此专门建立了校女足队,还聘请了专门的教练进行指导。

而就在2019年11月,普布志玛在南开大学组建了一支“南开业余女子足球队”,为热爱足球的女孩搭建平台。刚开始就有约50位女孩报名参加。

“比赛不只需要一个人挥洒汗水,更需要一个集体去共同战斗。”她愿意成为南开女足的推动者和呼吁者,和南开女足一起成长。

我们也期待着,能有更多热爱足球的女孩,勇敢走上球场。

正如 普布志玛所说: “我热爱足球,希望它遍地开花”。

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金沙体育_金沙体育滚球_金沙体育APP » 学校没女足?这姑娘在男足里做队长